法制维权网
网站首页 | 环球 | 新闻中心 | 法制在线 | 质量监督 | 美食 | 图片报道 | 史海钩沉 | 考试 | 维权天地 | 物流 | 公益 | 案例分析 | 法律法规
文教卫生 | 反腐行动 | 民俗 | 经济与法 | 旅游 | 副刊 | 社会万象 | 律师公证 | 焦点透视 | 工交农贸 | 法学教育 | 关于我们 | 公告 |
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 舆情检测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反腐倡廉心得体会 关于合同法的几个问题 工信部天价微博 反贪局长被殴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副刊 >> 内容

当昔日的“丁克”渐渐变老

时间:2013-11-13 21:25:30 点击:

  核心提示:“丁克”:自由并快乐着 以前我总觉得生育是一个女人价值和魅力打折的开始。女人一旦生过孩子,就变得说不出的琐碎和庸俗,甚至还透出一股子油烟味儿。所以,结婚前我就曾告诉丈夫:我决定“丁克”,不想要孩子,他当时满口答应了。结婚第五个月,我就意外怀孕了,几乎没经思索,我就在丈夫的陪伴下去医院中止了妊娠。因为...
 “丁克”:自由并快乐着

以前我总觉得生育是一个女人价值和魅力打折的开始。女人一旦生过孩子,就变得说不出的琐碎和庸俗,甚至还透出一股子油烟味儿。所以,结婚前我就曾告诉丈夫:我决定“丁克”,不想要孩子,他当时满口答应了。

结婚第五个月,我就意外怀孕了,几乎没经思索,我就在丈夫的陪伴下去医院中止了妊娠。

因为没有孩子的牵绊,我们尽情享受着工作之余的两人世界,羡煞了周围那些拖家带口的朋友。

结婚第三年,我又意外怀孕了。那年我28岁,丈夫32岁了。可能是看着周围同龄的朋友大都做了爸爸,他受了点影响,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做流产了。

当时,我的妊娠反应很强烈,这越发让我不想要肚里的孩子。大概是他心疼我吧,终于妥协。但临去医院做流产前,他让我向他保证:等我玩到30岁,一定得为他生个孩子,我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就这样,我又一次轻易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

这一拖就拖到了我32岁。两边老人都挺着急,丈夫也常向我提到孩子,后来看说服不了我,他就在避孕问题上做了手脚,我再次怀孕了。

为了说服我,丈夫找了我的母亲和好友轮番劝我,还藏起了家里的钱,甚至在他出门时把我反锁在家里。

他是想把我肚里的孩子拖大了,做不成流产。他的做法让我很反感,我觉得他把我当作了传宗接代的工具。

那天,丈夫前脚出门给我买营养品,我后脚就打电话找来了110,撬了门,又向别人借了钱,匆忙赶到了医院。

丈夫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刚下手术台。我说我在医院,刚做完手术。电话那端沉默良久,丈夫哑声说,那你休息一会儿,自己打车回来吧。

我虚弱地回到家,丈夫铁青着脸,但什么都没有说。厨房里,他已为我炖好了鸡汤。

我最后一次流产后,丈夫很长时间不再和我提孩子的事情了。我们的生活仿佛又恢复了常态。我知道丁克是我自己的选择,丈夫只是无奈地宽容着我的生活态度。现在想想,那时我好像真的有些自私。

作者: 来源:新华副刊
  • 上一篇:感恩父母
  • 下一篇:韩少华:往事如烟
  •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法制维权网(www.zgfzwq.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话:010-86271998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邮编:100009
    京ICP备13025590号-1 投稿邮箱:zgfzwq_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