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维权网
网站首页 | 环球 | 新闻中心 | 法制在线 | 质量监督 | 美食 | 图片报道 | 史海钩沉 | 考试 | 维权天地 | 物流 | 公益 | 案例分析 | 法律法规
文教卫生 | 反腐行动 | 民俗 | 经济与法 | 旅游 | 副刊 | 社会万象 | 律师公证 | 焦点透视 | 工交农贸 | 法学教育 | 关于我们 | 公告 |
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 舆情检测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反腐倡廉心得体会 关于合同法的几个问题 工信部天价微博 反贪局长被殴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副刊 >> 内容

迟子建:好文学是朴素中的华美,喧嚣中的寂静

时间:2013-6-25 20:40:56 点击:

  核心提示:近日,著名女作家迟子建的新书《黄鸡白酒》由湖南文艺出版社推出。《黄鸡白酒》收录了迟子建近两三年创作的5部中、短篇小说,均为首次出版。小说集继承了迟子建一贯的风格,以温婉的笔调讲述市井小人物的故事。昨日,迟子建接受重庆晚报记者的邮件专访,说起了自己的写作历程和文字风格,同时就当下的文学现状和观点表达了...

近日,著名女作家迟子建的新书《黄鸡白酒》由湖南文艺出版社推出。《黄鸡白酒》收录了迟子建近两三年创作的5部中、短篇小说,均为首次出版。小说集继承了迟子建一贯的风格,以温婉的笔调讲述市井小人物的故事。昨日,迟子建接受重庆晚报记者的邮件专访,说起了自己的写作历程和文字风格,同时就当下的文学现状和观点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本版稿件由重庆晚报记者 周裕昶 实习生 霍垠利 采写

  路途

  写作之笔是不离不弃的伴侣

  迟子建从1983年开始写作,至今刚好三十年。提到写作的原因和动力,迟子建表示坚持写作就是因为喜欢。迟子建说:“写作让我找到了一个不离不弃的‘伴侣’———那支看不见的笔,只要你不背弃它,它绝不会别你而去。”在她看来,这正是三十年写作之路留给她最宝贵的东西。

  迟子建告诉记者,她也曾有过对写作的困惑。“早期的写作中,老是对自己的作品有疑问,后来时间长了,认定了自己写作的路子,这种困惑就减淡了。”迟子建说:“其实对写作有困惑也不是坏事,这说明你还有发展的可能性。”

  当记者问及文学对她意味着什么时,迟子建没有直接回答。她说,她出生在北极村,生长在大兴安岭,在每年长达半年的冬季里,下午三四点钟太阳落山,第二天七八点钟才升起来,她感受了比别人更多的长夜,也比别人走了更多的夜路。“文学对我意味着什么?我愿意重复我曾经说过的这句话:提着文学这盏灯,你就不怕一个人走夜路。”

  得奖的愉快只会一闪而过

  迟子建是当代中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作家之一,至今已发表以小说为主的文学作品五百余万字,出版四十余部单行本。她曾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两次获得冰心散文奖,一次获得茅盾文学奖,加上其他奖项,囊括了散文奖、中短篇小说奖和长篇小说奖。

  无论是小说还是散文,迟子建都有奖项来证明自己的成就,那么她怎么看待这些奖项?迟子建告诉记者,写作是她一生的修行,得奖只是瞬间的愉快,“一个修行的人,怎会长久记着那种一闪即逝的愉快呢?”

  风格

  只写熟悉的北方,无法写重庆

  迟子建的作品,大部分都在描写北方的世界,尤其以她生长的大兴安岭、黑龙江为背景。迟子建告诉记者,这与她的生活分不开。

  新出版的小说集中,《黄鸡白酒》写的就是哈尔滨分户供暖改造引发的一些纠纷,她是故事的亲历者。迟子建说:“小说中的小酒馆、街巷,我都特别熟悉,因为我曾经在那一带生活了七八年。而这本小说集里的人物,或生活在哈尔滨,或生活在山林小城,都是我熟悉的人物,熟悉的生活领地,所以写起来没有隔膜。”

  对于是否会在小说中尝试全新地域环境?迟子建坦言,如果让她写重庆,她没有办法写,因为不熟悉,“所以我的笔还会游走在北方。一个北方,一生也写不完。”

  忧伤中总有不由自主的温暖

  《黄鸡白酒》这部小说集,虽然没有大悬念、大离奇、大波澜,字里行间却透着一股温情。读迟子建的作品,哪怕笔调苍凉,结局悲伤,读者也总能体会到一种温暖。比如《黄鸡白酒》中,春婆婆尽管爱情、婚姻皆不幸,看透了人间悲欢离合,但她与街坊邻里处洋溢着乐观与快乐,对生活有着不屈的心态。

  迟子建曾这样解读过她笔下的温暖:“人肯定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苍凉感,那么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在这个苍凉的世界上多给自己和他人一点温暖。”采访中迟子建告诉记者:“也许是我生活在极寒之地的缘故,我的作品中,总有一缕星光跳荡,这是不由自主的。只是它的底色还是苍凉的。”

  观点

  一窝蜂推长篇会产生泡沫

  迟子建既写小说又写散文,对于这两类不同的文学形式,她是否有偏好?迟子建表示,无论小说还是散文,都是作家情感的自然流露,她对长中短篇的写作没有亲疏之别,“千万不要把小说的虚构看得简单了,伟大的虚构,可以洞见一个非凡的世界,这可能是其他文体很难达到的。”

  迟子建曾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打过这样的比方:“作家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个裁缝,要对自己手中掌握的材料,量体裁衣。该做成长袍的你做成短衫就是浪费,该做成短衫的你硬做成长袍就会显得局促。”提及如今出版社一窝蜂出版长篇的现象,迟子建认为那是经济利益趋势,产生了不少长篇泡沫,“而泡沫终会消散”。

  设置写作难度保持创造力

  曾有作家表达过这样的观点:职业作家凭借专业熟练度滑行,很容易让文字变得没有生命力和神秘感。对此,迟子建告诉记者,她一直在警惕写作的熟练度,所以她写惯了农村题材之后,《黄鸡白酒》就把笔触伸向都市。迟子建说:如果作家失去了文字上的生命力,不管写出多少文字都是空洞的。作家要不停地给自己设置写作的难度,也许是保持创造力的好办法。

  重庆晚报:是否可以定义一下你心目中好的文学是什么样的?

  迟子建:朴素中的华美,喧嚣中的寂静。

  重庆晚报: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吗?

  迟子建:生活很难用热爱或是不爱去界定,生活就是生活,无论好坏,无论风霜雨雪,你都得承受。

  重庆晚报:日益发达的网络对你的写作是否产生了便利?你会因为网络查资料的便利而减少实地体验生活的时间?

  迟子建:靠资料写作的作家是没有前途的,因为这样就失去了造血功能。

  重庆晚报:你对当下热爱写作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迟子建:年轻人应该多读经典书,少看商业炒作起来的畅销书,把眼界放得更宽广一些。

作者: 来源:重庆晚报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法制维权网(www.zgfzwq.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话:010-86271998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邮编:100009
    京ICP备13025590号-1 投稿邮箱:zgfzwq_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