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维权网
网站首页 | 环球 | 新闻中心 | 法制在线 | 质量监督 | 美食 | 图片报道 | 史海钩沉 | 考试 | 维权天地 | 物流 | 公益 | 案例分析 | 法律法规
文教卫生 | 反腐行动 | 民俗 | 经济与法 | 旅游 | 副刊 | 社会万象 | 律师公证 | 焦点透视 | 工交农贸 | 法学教育 | 关于我们 | 公告 |
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 舆情检测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反腐倡廉心得体会 关于合同法的几个问题 工信部天价微博 反贪局长被殴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副刊 >> 内容

元旦这一天

时间:2013-6-23 20:48:01 点击:

  核心提示:2013年元旦所谓世界末日的预言早已烟消云散,太阳依然升起,寒风依然劲吹,车轮依然滚动,街市依然熙攘,我自己也欢欢喜喜、开开心心、苦苦恼恼、战战兢兢地进入了90岁这个老老人的行列。  今年元旦对我来说是特别可喜的一天,因为一大清早就收到了商务印书馆从北京寄来的一个大纸箱,里面装着印刷精美的月历、日历...

 2013年元旦所谓世界末日的预言早已烟消云散,太阳依然升起,寒风依然劲吹,车轮依然滚动,街市依然熙攘,我自己也欢欢喜喜、开开心心、苦苦恼恼、战战兢兢地进入了90岁这个老老人的行列。

  今年元旦对我来说是特别可喜的一天,因为一大清早就收到了商务印书馆从北京寄来的一个大纸箱,里面装着印刷精美的月历、日历、工作日记,还有两本厚厚的《杰斐逊选集》样书,这是商务印书馆答应把我为他们译的所有12本书当中的10本全部予以重版的第一本,而且书也从“美国丛书”升级为“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这怎不令人喜煞、乐煞、开心煞!90年来,辛劳一生的我总算破题儿第一遭尝到了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甜头和乐趣,尽管严格地说稿费总数并不太多。

  既然开心,又为何苦恼犯愁呢?当我把这本厚达722页的书拿起来时,我的那只因脑梗而变得乏力的右手竟拿它不动,差点落在地上。我心里猛然一惊:这不是我已经老得不能再老的信号吗?当我用双手把书捧在手里一页页翻动时,哟,眼前黑糊糊一片,分不清字迹行数,这不是我的眼睛已急剧退化到快要总罢工的前兆吗?而当我用大号放大镜总算可以顺顺当当地阅读的时候,却惊悚地发现这本20年前的旧译有许多不尽完美之处,我甚至有点不相信这本书是我译的。再版前应该费点力气把它从头到底细校一遍的,可我已经有心无力了。我现在别说校订,哪怕叫我把字排得密密麻麻几无空隙的722页中的任何一页抄一遍,也已经是难以完成的任务了。正因为如此,看见书的时候开心,拿起书的时候不开心,也就顺理成章了。正如杰斐逊写给他的梦中情人科斯韦夫人的信中的一句名言:快乐总是在我们前面,痛苦却在我们身边。

  90岁当然算是长寿了,人人都祈求长寿。我的想法却是,单纯的长寿不能和快乐或幸福画等号。人的寿命越长,如果健康跟不上,幸福指数就越低。一个活到100岁的人,如果从90岁起一直病病歪歪,那他的幸福指数远不如活到90岁。长寿必须同时拥有健康,而且还要有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最好还有一定的经济条件,四者有机地结合起来,才是最完美的人生。长寿又以健康为主,新年中最流行的一句贺词是“祝您健康长寿”,健康成为长寿的先决条件,可见其重要性了。就我个人而言,四者中有三者我自以为达到分数线,就是健康不太理想,患有多种慢性病,必须每天服药,一向听话的心脏,也开始跟我闹别扭,时常跳几拍停一拍,气急气短。我去医院诊治,医生皮笑肉不笑对我说:“你今天才来看病吗?我年纪比你轻一半,心脏早就不听管教了。”我鞠躬而退,知道老老人有病是正常的,没病才怪哩。

  无论如何,90岁终究还是值得庆贺的,因为它已经大大超过国家乃至世界的平均期望年龄。在我们海盐朱氏这个庞大家族中,能够活到90岁的,22个长辈中只有一二个,72个平辈中将来不知道,至少目前寥寥无几。我少年时代体弱多病,常独自去“外国坟山”徘徊,自觉不会活得太久,谁知反而稀里糊涂、莫名其妙地活到90岁而且还有欲罢不能之势,还能小杯喝酒大碗吃菜,和同龄老友沈寂比吃肉,还能拄着拐杖在小花园里指挥钟点工阿姨松土施肥,还能和老伴一起坐在汽车里由女儿外孙开着去外地兜风吃“农家乐”,还能每天在书桌前端坐一两个小时看窗外风景想人间乐事,更重要的是,还能胡诌几篇小文章在报章刊发圆我的文学梦……如此种种,我过的真是神仙生活,此生于愿足矣。

  元旦这一天还收到一本书也值得一提。孝顺女儿为我从网上购得一册我久已丢失却一直挂念在心的《左拉传》电影剧本。那是我1946年在美国华纳影片公司工作的时候翻译出来,刊登在《大公报》副刊《大公园》上的,1980年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是我最早的一部译作。当我从快递员手里接过这本书时,惊奇地发现它的封面不是原来的白色而是黑色,出版社也从戏剧出版社变成××出版社(这家出版社的名字似曾相识,暂且保密)。我前不久刚对不负责任地转载他人作品的做法发过牢骚,表示不满,这下可好,连整本的书也搬过来了!我的怒气快要上升,忽然发现这本书小巧玲珑,印得相当漂亮,纸张也很考究,售价仅11元,还附赠一张《左拉传》电影碟片,值!事实证明,出版社是下过一番工夫的,尽管事先未和原译者取得联系,打个招呼,这种做法总是不对的。事后想想,我这不是在自打耳光吗?

作者:朱曾汶 来源:文汇报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法制维权网(www.zgfzwq.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话:010-86271998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邮编:100009
    京ICP备13025590号-1 投稿邮箱:zgfzwq_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