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维权网
网站首页 | 环球 | 新闻中心 | 法制在线 | 质量监督 | 美食 | 图片报道 | 史海钩沉 | 考试 | 维权天地 | 书画 | 公益 | 案例分析 | 法律法规
文教卫生 | 反腐行动 | 民俗 | 经济与法 | 旅游 | 副刊 | 社会万象 | 律师公证 | 焦点透视 | 工交农贸 | 法学教育 | 关于我们 | 公告 |
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 舆情检测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反腐倡廉心得体会 关于合同法的几个问题 工信部天价微博 反贪局长被殴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反腐行动 >> 内容

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最后一次露脸 参访寺庙

时间:2019-11-19 6:12:11 点击:

  核心提示:1月9号晚间,央视播出专题节目《一抓到底正风纪》,披露了秦岭违建整治的诸多细节。蹊跷的是,“时任省委书记”赵正永未出镜。节目播出6天后,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媒体指出,赵正永最后一次露脸,却是去年7月初参访长安香积寺,而在7月底,秦...

1月9号晚间,央视播出专题节目《一抓到底正风纪》,披露了秦岭违建整治的诸多细节。蹊跷的是,“时任省委书记”赵正永未出镜。节目播出6天后,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媒体指出,赵正永最后一次露脸,却是去年7月初参访长安香积寺,而在7月底,秦岭违建整治大幕揭开。

  2018年7月3日,长安香积寺微信公众号(caxjss)发布了一篇名为《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原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等一行参访长安香积寺报道》的文章,并配有大量图文。不过,文章发出后不久,很快就被删除。

参观净土文化展示厅 图丨长安香积寺公众号

  根据文章显示,赵正永一行人于当天(3日)上午参访了长安香积寺,随寺内访客接待,赵正永首先参观了该寺善导书院,随后又前往崇灵塔、大雄宝殿和净土文化展示厅参观后结束参访活动。

结束参访 图丨长安香积寺公众号

  据了解,2001年6月,赵正永调任陕西省委常委,自此在陕西工作15年之久。其中2010年6月至2016年3月,历任代省长、省长、省委书记。

  到陕西后,他先后任省委政法委书记,副省长、党组副书记。2010年5月升任陕西省委副书记,次月任代省长,2011年1月任省长,由此晋升正省部级。1年11个月后,于2012年12月任省委书记,成为主政一方的“一把手”,至2016年3月卸任。次月,他转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至2018年3月退休。

  就在他退休4个月后,2018年7月,由中央牵头整治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的大幕,正式揭开。

  而香积寺是“佛教八宗”之一“净土宗”祖庭,是唐代著名的樊川八大寺之一,同时也是中国和日本净土宗共同的祖庭。当地人称,“去过香积寺,平安又无事”。

  因此就有网友猜测,赵正永在此时前往香积寺,恐为寻得内心安宁,缓解焦虑。

  赵正永简历:

  赵正永,男,汉族,1951年3月生,安徽马鞍山人,1968年11月参加工作,197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曾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1968年11月至1970年11月,安徽省宣城地区水阳乡双丰村上山下乡知青;

  1970年11月至1974年10月,安徽省马钢公司修理部机动车间工人,秘书科秘书;

  1974年10月至1977年08月,在中南矿冶学院材料系金属物理专业学习;

  1977年08月至1979年06月,安徽省马钢公司钢铁研究所物理室技术干部,复查办办事员;

  1979年06月至1982年08月,任安徽省马钢公司钢铁研究所团委副书记,马钢公司团委副书记、书记;

  1982年08月至1983年05月,任共青团安徽省马鞍山市委书记、党组书记;

  1983年05月至1985年09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常委、团市委书记(其间:1983年09月至1985年07月,在中央党校第一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1985年09月至1988年03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常委、秘书长;

  1988年03月至1992年05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副书记;

  1992年05月至1993年04月,任安徽省黄山市委副书记;

  1993年04月至1998年04月,任安徽省黄山市委书记,黄山军分区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1998年04月至2000年05月,任安徽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安徽省总队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2000年05月至2001年06月,任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安徽省总队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2001年06月至2005年01月,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其间:2002年09月至2003年01月,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

  2005年01月至2005年08月,任陕西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省委政法委书记;

  2005年08月至2010年05月,任陕西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预备役141师第一政委(其间:2006年11月至2007年01月,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2007年09月至2007年12月,在美国哈佛大学研修班学习);

  2010年05月至2010年06月,任陕西省委副书记,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预备役141师第一政委;

  2010年06月至2011年01月,任陕西省委副书记,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代省长、党组书记,预备役141师第一政委;

  2011年01月至2012年12月,任陕西省委副书记,省人民政府省长、党组书记;

  2012年12月至2013年01月,任陕西省委书记,陕西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2013年01月至2016年03月,任陕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陕西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2016年03月至2016年04月,任陕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6年04月至2018年03月,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2019年1月15日,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责任编辑:闫宏亮

2016年3月,从主政陕西的位置上退下时,赵正永已经在在秦岭山下“深耕”了16年之久。

秦岭是个好地方,那是中国地理上的南北分界线,有中国龙脉之说,历来是“出世”之人隐居的一个最佳选择。好就好在,一旦有机会“入世”,一步之遥的地方就是庙堂。

秦岭北麓的山脚下,便是“红尘白日长安路,马足车轮不暂闲”的入世繁华,与出世形隐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历朝历代都是诗意栖居之地,山下近年建起了很多别墅。

这些别墅的命运,竟然与赵正永的命运相关。

交出陕西权杖的时候,赵正永说,“陕西是我最后的故乡,我的血脉、我的心灵早已和这里融为一体,以这里为自己人生的归宿。”

可是,一个人的归宿在哪里,岂是自己说了算的。

2019年1月15日晚,68岁的赵正永的去向,终于落地。告别秦岭之后,他大概是朝着秦城的方向,去过退休生活了。

消息出来后,很多网民为赵正永的下场叫好。但我倒觉得这没什么好“幸灾乐祸”的。

一定程度上,赵正永应该为此感到欣慰——历经了秦岭下的繁华,然后再“出世”到秦城,按照某种价值观,这样的人生是相当圆满的。

按照禅宗的说法,弃恶从善,即可成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到了秦城,不弃恶是不可能的了,而弃了恶,就可能“成佛”。阅尽繁华,还有“成佛”的可能性,这哪里是一般人能够享有的人生际遇。

从这个角度上说,所有落马的高官,都适合去信佛。尤其是那些被开除党籍的,没有唯物主义信仰的牵绊。

这不完全是开玩笑。不信去看佛祖释迦牟尼的故事——人家当年是王子,出家之前,美食美女,钟鸣鼎食,极尽享乐。但突然有一天,他看透了生老病死的苦恼,放弃了这一切繁华,出家苦修去了。于是,他成了佛。

这个故事很有意味,或许可以这样解读:一个天生就很苦的人,往往以追求更好的生活为人生目标,根本没有兴趣去搞精神追求,所以不大容易看透人生。而一个经历过物质极大丰富的人,才容易发觉精神上的空虚,从而可以达到更好的境界。

换个角度说,贫穷首先限制了人的想象力,因而限制人的发展空间。所以,贫苦之人虽然很多人也信佛,但其信的初衷很可能是功利的,是为了摆脱苦难。

从这个角度说,从高官位置上跌落下来的人,跌落可能是一个“顿悟”的机会。突然之间,弃恶从善,立地成佛。

一想到此,我就想说,人与人之间太TMD不公平了,某些人竟然可以——落马前阅尽繁华,落马后立地成佛。

既然如此,我还是不愿意信佛的。穷人挣扎一生或好人修行一生,都没有坏人放下屠刀就可以立地成佛的待遇。

既然如此,那些在高官落马新闻下面留言“恶有恶报”的人,就是自作多情自以为是甚至是傻得可爱了。

就是这样,去秦城不会杀头,却可能成佛。你眼中的人家的跌落,可能是人家人生走向“圆满”的开始。

世间事,有意思之处就在于,同一个现象,从不同的视角看,可能有天壤之别。

如果你认同这一点,就不会再轻易去“放鞭炮”了。赵发琦就没有为赵正永放鞭炮。

赵发琦自称举报了赵正永多年——举报他干预司法,让自己在“千亿矿权案”中受损极大,甚至还曾经失去自由133天。

1月15日晚上得知赵正永落马的消息后,很多人打电话给赵发琦,甚至有建议他去放鞭炮庆祝。

赵发琦说他自己很平静,对此没有特别期待,也没有特别高兴,“放炮我还怕炸了手呢”。

或许,赵发琦明白,落马的导火索是秦岭别墅而非陕北矿权。

倒是崔永元有种胜利在望的喜悦,他在1月15日夜里发微博说,“天快亮了”。这话让人不敢往下接……还是说赵发琦吧。

如果你同情赵发琦,也不必因此替他高兴。对他而言,没有胜利可言。他多年前中了一张巨额彩票,即便把卖彩票的抓了,也不代表他就能兑奖了。

再说,从赵正永的去向看,赵发琦也没啥好高兴的,说不定人家去吃斋念佛了甚至能立地成佛呢。

如此说来,围观群众的兴奋更显得廉价。

赵正永落马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8年7月3日香积寺的微信公众号里。

这座寺庙坐落在秦岭脚下,以佛教八宗之一的“净土宗”祖庭而闻名。人称,到过香积寺,平安又无事。赵的落马仿佛打了香积寺的耳光——并不那么灵验嘛。

当然,佛家慈悲为怀,格局更大,完全可以说,落马并非就是不平安。历史地看,寺庙的大门,向来都是对官员大开山门的。

那天,秦岭山下飘着中雨。香积寺方丈本昌大和尚在山门外亲自迎接前, 往参观访问的赵正永。你看,当过公安厅长的赵正永,或许是有“佛缘”的。

所以,吃瓜这个事儿吧,有时可能是自我陶醉、擅自意淫。


作者: 来源:搜狐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法制维权网(www.zgfzwq.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话:010-86271998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邮编:100009
    京ICP备13025590号-1 投稿邮箱:zgfzwq_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