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维权网
网站首页 | 环球 | 新闻中心 | 法制在线 | 质量监督 | 美食 | 图片报道 | 史海钩沉 | 考试 | 维权天地 | 物流 | 公益 | 案例分析 | 法律法规
文教卫生 | 反腐行动 | 民俗 | 经济与法 | 旅游 | 副刊 | 社会万象 | 律师公证 | 焦点透视 | 工交农贸 | 法学教育 | 关于我们 | 公告 |
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 舆情检测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反腐倡廉心得体会 关于合同法的几个问题 工信部天价微博 反贪局长被殴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史海钩沉 >> 内容

许世友秘书:司令一生对两个人绝对忠诚

时间:2018-11-30 6:38:06 点击:

  核心提示:来源|南乐党史网 原载《党史纵横》 2016年09期作者|任 龙原题《许世友司令和他的秘书李文卿》(本文本文是节选)李文卿深知,许司令一生对两个人绝对忠诚。除了毛主席,另一个就是周总理。特别是在“文革”期间,周总理多次保护他,令他终生难忘。第一次是“文革”初期,许司令等一大批将军在京西宾馆遭遇造反派...

来源|南乐党史网 原载《党史纵横》 2016年09期

作者|任 龙

原题《许世友司令和他的秘书李文卿》(本文本文是节选)

李文卿深知,许司令一生对两个人绝对忠诚。除了毛主席,另一个就是周总理。特别是在“文革”期间,周总理多次保护他,令他终生难忘。

第一次是“文革”初期,许司令等一大批将军在京西宾馆遭遇造反派围攻,情况十分紧急。是周总理指派徐向前元帅赶到京西宾馆,亲自做工作,造反派才撤了京西宾馆的围,没有酿成大祸。

第二次是南京的造反派策划打倒许司令时,周总理得知事态严重,亲自打电话给南京造反派的头头,责令他们撤除“打许联络站”,不准冲击军区机关。周总理说:“不许揪许世友同志,如果有人要揪的话,我一小时内赶到南京去!”在周总理的干预下,南京的“打许联络站”撤消了,十万人“批许大会”也夭折了。周总理又一次保护了许司令。

第三次是许司令在大别山里躲避造反派的批斗时,周总理从北京打来电话,询问他的身体和安全状况,邀请他到北京去住,就住在中南海毛主席家里,说这样更安全。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许司令做人的准则。因此,他对周总理的忠诚和拥戴是毫不含糊的,容不得任何人对周总理的怀疑和诬陷。

李文卿记得,那是江苏省革委会成立不久的五月初,许司令又一次进京见毛主席。这次是不请自去,而且走得急如星火,因为他感到事关重大。

事端出自造反派清查敌伪档案。他们从解放前的报纸上翻出一则《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脱离共产党启事》,有人说伍豪就是周恩来,层层上报到许司令处。许司令对这一历史事件毫无所知,他的第一反应是担心别有用心的家伙要整周总理。他严令此事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对李文卿说:“有重要事要见毛主席,请北京派架飞机来。”李文卿马上做了安排。

许司令带着李文卿等人赶到北京,刚在京西宾馆住下,就找到汪东兴主任要求见毛主席,说越快越好。5月4日凌晨两点,汪东兴来电话,要许司令立刻去毛主席住地,只准李秘书一人陪同。

按照汪东兴交代的路线,许司令的专车从西门进中南海,到怀仁堂门口,早有一辆大红旗轿车在等候。换乘这辆车,三转两转,停在一座房子前面。李文卿搞不清是什么地方,只见门扇很高大。一位个子不高的中年人给许司令领路,李文卿夹着一卷合订本报纸跟在后面。

一进门厅,中年人说:“李秘书在这里休息,许司令跟我进屋。”

李文卿朝四面看了看,屋子很旧,陈设很简单,沙发、茶几、三屉桌都是旧的。中年人很快回来了。自我介绍叫许业夫,是毛主席的秘书。坐在一旁的几个年轻人是毛主席的警卫和护士。

这次谈话时间较长,约两小时。谈的什么,许司令始终没有给李文卿透风。只见他从里屋出来时,显得很高兴。

后来,李文卿从正式渠道了解到,所谓“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脱党启事”,完全是国民党特务机关一手伪造的。那还是1931年4月和6月,周恩来等我党地下工作者连续两次在上海挫败敌人的阴谋,使中共中央及时摆脱因叛徒出卖而面临的严重危险,得以安全转移。国民党特务机关恼羞成怒,先是“悬赏通缉”周恩来,失败后又拿出惯用的造谣手段,由中统特务张冲、黄凯合谋伪造了那个“启事”,于1932年2月刊登在《申报》和《新闻报》上。此前两个多月,周恩来已离开上海,到达江西苏区首府瑞金。为了辟谣,在上海的我党临时中央经由申报馆登出剖白真相的广告,并散发了《反对国民党的无耻谣言》传单。中央苏区也以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的名义发布文告,严正指出:“事实上伍豪同志正在苏维埃中央政府担任军委会的职务,不但没有脱离共产党的事实,而且更不会发表那个启事里的荒谬的反动言论,这显然是屠杀工农兵而出卖中国于帝国主义的国民党徒的造谣诬蔑。”

事实和结论非常清楚。然而,这一段本应以核心机密归档的历史纪录,竟被江青翻腾出来,用做打倒周总理的一件武器。1967年5月17日,江青给林彪、周恩来、康生写了一封信,信上写道:“查到一个反共启事,为首的是伍豪(周XX)。”并附上那个启事的抄件。矛头所向,直指周总理。5月19日,周总理给毛主席写信,附带有关的历史材料。信中说:“所谓‘伍豪等启事’,就是1932年2月18日的伪造启事”,“伪造的启事和通过申报馆设法的处置,均在我到江西后发生的。”1967年末,又有人写信给毛主席,反映这件事。毛主席1968年1月16日批示:“此事早已弄清,是国民党造谣诬蔑。”

江青的阴谋虽已破产,许司令的“马后炮”还是有作用的,他提醒毛主席注意到要让干部“了解当时的历史情况”。由5月4日同许司令那次谈话,引出了5月8日接见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和几位副总理、老帅时的一段谈话。毛主席说:“像许司令这样60多岁的人,都不知道‘伍豪启事’,这是敌人伪造的,可见了解当时的历史情况是很不容易的。这个启事下款是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只写出一个人的名字,其他都不写?”这番话进一步廓清了国民党特务机关残留下来又被江青恶意扩散的乌烟瘴气。

李文卿这次跟许司令进京,还遇上一件终生难忘的幸事。那天谈话后,毛主席送许司令到外屋,见李文卿是个生人,便伸着手向他走来。许司令赶快介绍说:“这是我的秘书,姓李,叫李文卿,山东人。”李文卿毫无思想准备,他用两只手紧紧握住毛主席那宽厚的手掌,看着他老人家慈祥的面孔,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许司令请毛主席留步,毛主席一定要送到大门口,看着许司令上了汽车。李文卿从车窗朝后看,毛主席的身影在灯光下显得更加高大魁梧。汽车缓缓开动,毛主席还站在门前向许司令和李文卿挥手再见呢。

这天正好是“五四”青年节。毛主席和李文卿握了手,许司令的其他随员都很羡慕。保健医生高复运说:“我没有机会和毛主席握手,就和你这握过毛主席的手握一握吧!你这双手不要洗,带回南京再和别人握。”

代司令起草检讨信 毛主席批准过了关

1970年8月23日至9月6日,中共中央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这次会议是十年“文革”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它以林彪集团和江青集团争夺最高权力的较量公开爆发为中心事件,给我们党的历史留下了一页令人警觉的记录。李文卿跟随许司令参加了这次会议。

会议开始不久,毛主席发现林彪一伙闹事,非常气愤,8月25日下午亲自主持召开了有各组召集人参加的政治局扩大会议。许司令到得早,进了门,向毛主席敬礼。毛主席握着许司令的手说:“你摸摸我的手,发凉,脚也发凉。我年纪大了,只能当导演,不能当演员。不要让我当国家主席了,让我多活几年好不好?”许司令说:“主席不要讲了。我通了,我回去做其他人的工作。”

开会时,毛主席严厉批评了讲天才的提法和坚持要设国家主席的主张。宣布了三条:停止讨论林彪讲话,收回华北组“第二号简报”,责令陈伯达检讨。毛主席说:“如果你们继续这样,我就下山,让你们开。”

26日下午,全会停开。许司令即在江苏和南京军区小组传达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精神和毛主席对他讲的话。讨论中,有人提议写封信,向毛主席表个态,大家都赞同,当场你一句我一句凑了几条。李文卿是小组的会议秘书,负责作记录。许司令让他整理一下,再给他过目。

这封表态信的主旨非常明确,即一致拥护毛主席关于宪法不设国家主席的英明决定。后面提出四条建议:一是犯错误的人必须向伟大领袖毛主席检讨请罪;二是犯错误的人不能参加中央工作,下放到基层,参加劳动,接受工农兵再教育;三是这些人也不能参加人大常委;四是对错误思想要进行批判。当时情况尚不明朗,所以,写给毛主席的这封信,抬头也带上了林彪。信写好后,李文卿送给许司令签发。当时许司令正和韩先楚司令聊天。所以韩司令也看到了这封信。李文卿把信装进信封,直奔中办,交给了负责华东组的会议秘书洪雪竹,请他送交王恩良副主任转呈。

韩司令看过信后,仿效许司令的做法,让他的秘书也写了一封表态信。济南军区杨得志司令看到韩司令写的信,也照样写了一封信。这个情况是三年后杨司令的秘书打电话告诉李文卿的。当初,这三封信是分头写的,又分头送上去的。始料不及的是,因此埋下了一个大麻烦。

“913”事件发生后,许司令奉召进京。党中央、中央文革派代表和他谈话,提出三个问题:第一,信上写的“犯错误的人”指的是谁?第二,为什么信会落到林彪手里?第三,为什么三大军区司令写的信内容相同?这三个问题一齐提出来,对许司令来说,真好比三座“刀山”横在面前。事过两年多,许司令已记不清楚了,中央代表叫秘书李文卿帮助回忆。李文卿记得很清楚,他如实做了说明。中央代表对调查结果仍不满意,一位领导对李文卿说:“你是许司令信任的办公室主任,你劝劝许司令如实向中央讲清楚嘛!”李文卿马上反驳说:“你这个话不对。我虽是办公室主任,其实还是秘书。你们领导层的事,我一个秘书怎么好讲?”那位领导并没有嗔怪,后来他也挨了“四人帮”的整。

王洪文是解决三大军区司令庐山写信问题的中央代表之一,他居然盯上了李文卿。在“批林批孔”中,这位中央副主席点名指责李文卿这个秘书帮许司令“说假话”,“欺骗中央”。

许司令的压力很大,并为此生病住院。但他仍然很关心李文卿的前途和命运,多次对他说:“你跟我六七年了,帮我做了很多工作,回南京后,你就下部队自己去闯。我不埋没你,干好了,你还可以发展。”“你还是出去工作吧,免得连累你。斗争很复杂,有忠无奸不成戏,这是老话。”

1973年1月,南京军区机关确定李文卿下部队代职。许司令要他选个人接秘书班,还是那三个条件:胶东人,初中以上文化,打过仗。打过仗的胶东籍的年轻一点的人已经没有了。许司令又扩大范围,说山东人、安徽人都行。最后还是从部队找了个山东人。

新秘书来了,工作也交接了,许司令还是不放李文卿走,让他主持儿子许建军的婚礼,做证婚人。忙完这件事,下部队才三天,许司令又召他速回南京。

5月7日中午11时,李文卿火速赶到了中山陵八号。许司令已在会客室等了他很长时间。李文卿一进门,许司令就对他说:“你赶快帮我写个回忆材料,开始写毛主席派李德生、韩先楚来南京,对我帮助教育很大。再写我过去没有和林秃子一起工作过,对他不了解。他当国防部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后,我和他是一般工作关系。庐山那封信,由我承担责任,就按以前讲的写。”

当天下午,许司令和韩先楚司令再次回忆庐山写信的情况,要李文卿也参加。三人回忆了很长时间,和前几次一样,没有发现对不上牙口或遗漏的地方。

“最多是上当受骗,”韩司令说,“我才不上纲上线呢!”

“对,最多是上当受骗,不要上纲上线。”许司令目光转向李文卿,“你赶快动笔吧,写两三千字就可以了。”

李文卿领受任务后,由于情况清楚,再加上他写文章出手快,抓得紧,很快拉出了初稿。送许司令阅改后,决定以他个人检讨信的形式呈送毛主席。落款日期是1973年5月14日。信中写到,“我看过林秃子几次,和他照过一次相,要警卫员打野鸡、野兔送过他。”这是讲的林彪成为“接班人”之初,许司令出于对毛主席的忠诚,也很尊重“林副主席”,打到野味给毛主席送去,同时送给林彪一份。许司令要李文卿把这些事写上,意思是既要说清楚,就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能藏着掖着。

5月17日,中央召开“批林整风”汇报会,许司令要李文卿跟他去。到北京后,许司令亲自把检讨信交给李德生主任,请他转呈毛主席。开会时,毛主席当面批评许司令,说你的信只写给我,要不要交政治局看?还是给你退回去。

韩司令也给毛主席写了检讨信,呈送后很快印发政治局。许司令的检讨信退回来改过抬头,重新呈送毛主席并政治局,但始终未见下文。

这期间,毛主席在接见韩先楚司令时讲过一段话:“路线出感情,你和许世友同志对我还是有感情的。过去的事算了。以《国际歌》为界。你们俩大老粗,不民主。民主集中制还要不要了?还是要讲团结,要多团结一些人。”这就是说,1971年8月31日毛主席在南昌指挥他们唱《国际歌》以前的问题不再追究了,当然也包括庐山会议写信的事。至此,庐山会议写信的风波暂告平息,许司令总算过了这一关,李文卿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1973年底,中央军委做出了一个重大举措——八大军区司令对调,并且明确规定不准带秘书。许世友由南京军区司令调任广州军区司令,李文卿从此离开许司令,走上了部队领导岗位。

1985年10月22日,许世友——这位忠勇双全、功勋卓著的老将军溘然长逝,走完了他富于传奇色彩的人生道路。李文卿专程参加了许司令的追悼会,他手扶着老首长的灵柩,追忆着十年动乱期间跟随许司令的日日夜夜,不禁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强将手下无弱兵。李文卿没有辜负许司令的培养和厚望,他走上领导岗位后,一路顺风,先后任师副政委、政委、集团军政委、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军区副政委、国防大学副政委、政委等职务,全国人大第六、七届代表,第十四届中共中央委员,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9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成为我军历史上由秘书走上高级领导岗位的佼佼者。退休后,他认真回忆了给许司令当秘书的那段难忘的经历,写成了回忆录,题名《近看许世友》,为后辈秘书们提供了许多有益的借鉴。

诚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创或推荐好文章,我们将第一时间发布您的内容,邮箱:107000701@qq.com

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作者: 来源: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法制维权网(www.zgfzwq.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话:010-86271998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邮编:100009
    京ICP备13025590号-1 投稿邮箱:zgfzwq_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