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维权网
网站首页 | 环球 | 新闻中心 | 法制在线 | 质量监督 | 美食 | 图片报道 | 史海钩沉 | 考试 | 维权天地 | 书画 | 公益 | 案例分析 | 法律法规
文教卫生 | 反腐行动 | 民俗 | 经济与法 | 旅游 | 副刊 | 社会万象 | 律师公证 | 焦点透视 | 工交农贸 | 法学教育 | 关于我们 | 公告 |
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 舆情检测新闻资讯 | 反腐行动 | 法律法规
反腐倡廉心得体会 关于合同法的几个问题 工信部天价微博 反贪局长被殴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副刊 >> 内容

【随笔】又闻槐花香

时间:2018-6-9 6:41:47 点击:

  核心提示:【随笔】又闻槐花香 孟夏的早上,一阵儿暖风送来了槐花香,这沁人心脾的风味,再次将我的思绪拉回到孩时的记忆,想起长在心田中那棵硕大无朋的老槐树以及香在脑海中挂满枝条的白槐花。 老家乃日照市西部山区的一个小山村。尽管槐树长满了村子,铺天盖地的,但我唯独对记忆中的这棵老槐树情有独钟,这不单是因为它“资格”...
  



【随笔】
                                                        
又闻槐花香



       孟夏的早上,一阵儿暖风送来了槐花香,这沁人心脾的风味,再次将我的思绪拉回到孩时的记忆,想起长在心田中那棵硕大无朋的老槐树以及香在脑海中挂满枝条的白槐花。
       老家乃日照市西部山区的一个小山村。尽管槐树长满了村子,铺天盖地的,但我唯独对记忆中的这棵老槐树情有独钟,这不单是因为它“资格”最老(据说树龄年过百岁了),块头(树干以及树冠)儿最大,让我尤其青睐或看重的却是,这棵老槐树的不合群儿,特立独行,另立门户的个性,它孤傲地生长在山野中,每当槐花满树绽开之时,它就像是一大朵洁白的花儿独自开放在绿叶葱翠的山腰间,远远地看上去,就像太阳一样光彩照人。
       这棵大槐树周边一里地开外未长一棵槐树,没有树伴儿,自个儿孤零零地长在半山腰上一户人家的宅院正中。貌似孤独寂寞,其实不然,它那香飘十里八乡的槐花浓香,诱来了更多的采花大盗——蝴蝶和蜜蜂;聚来了更多的人气和赞叹;同时亦招来了更多的狼群与狼嚎。每当暖热来临时节的夜间,这棵大槐树周围便聚集起越来越多的饿狼,它们那一双贪婪的眼睛不断地向开满槐花的槐树闪烁着凶光,被槐花的清香给醉熏得“得得得”围着槐树不停地转着圈儿跑窜打滚儿,更是给躁动得整夜地鬼哭狼嚎,格外渗人。这样的情景,外人看来,确实够恐怖骇人的,不免会为独居山野的这家人担惊受怕,为其生活在狼声四起“四面楚歌”的囧地中而揪心忧虑。
       其实不然,多余担心。我从我的本家这户家人坦然乐观的言谈和心态上,读懂了他们乐居山野的生活情态,煞是叫人钦羡。他们不以为然地讲,早已习惯了夜间近在咫尺家门口院墙外的狼声,无论是狼的嚎叫,还是狼的跑动声,乃至柴扉上时常响起的狼爪子那急躁的抓蹭动静,偶尔听不见了,反而不自在,像是缺了点儿啥。睡前闲着时,就当那些狼声为小夜曲了;睡觉时,权当是催眠曲了。说完,他们一家老小皆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让旁人惊异之余,亦会为之感到些许畅然开心。

       那年这个时节,我从老家村里,在拖拉着草(轮胎皮)鞋垫子村里的一帮小顽童们前呼后拥地陪伴下,一路嗅着阵阵槐花香,吞食着弥漫着松脂树香的一股股山风,在披着白云顶在头皮上的太阳烘烤下,敲开了脱离开本村约一里多地就像那棵大槐树一样独居村外山坡的那个本家大爷家院子的柴扉。凭着一个孩童深潭似的大眼珠儿初次见证了那棵刻骨铭心的大槐树及其槐花的清香,尽管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但却恍如昨日,历久弥新,回味不尽。
       刚走出村子,远远地就望见了那棵伞型树冠缀满洁白槐花的大槐树,一见到它,就感觉鼻子里的槐花香味更浓了,便不自觉地嗅嗅鼻子,贪吸起来。随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槐树,陪着槐花儿一同长在了那棵大树上。大爷院中的那棵大槐树可有年头了,据说乃上个世纪晚清那当儿种下的呢。
       我一进院子,像发现宝贝似的,抢先径奔至大槐树下,望着那遮天蔽日密不透风印下巨大暗影的树冠,尤其是其粗大沧古的树干,立马给惊呆了,眼巴巴愣怔怔地硬是在树下伫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立刻像跟好伙伴似的与槐树树干来了个熊抱,结果抱了两大抱还没给抱过来,中间还差一手(掌)呢。
       这课硕大无比的老槐树,树冠直径超过20米,高足有20米,树形长得很规整匀称,犹如精心修剪的花树盆景,整个树形犹如一把撑开的雨伞状儿,罩住整个院子的上方,特别是其枝繁叶茂时,更是将宅院给遮挡得严严实实,使得人们在院外,只见其树,不见人家,难识树下被掩映着的真相,,除非你爬上墙头往里探视,即使这样,你也不可能对其内一目了然,只因低垂耷拉着的茂密枝叶挡住了你的视线,被一叶障目,或许指望着偶尔刮来的一阵儿较大的山风将碍事儿的枝叶给吹拨开,你也不过仅可趁机对内窥视个皮毛。
       至于说到,槐花飘香的时候,那时如果你有空来到此处,置身其中,闻着花香,坐在树下,吃着由槐花赶制的精美食物,咀嚼精华,满嘴留香,回味无穷;或是看着多彩的花蝴蝶拉着洁白的槐花翩翩飞舞,听着动情的小蜜蜂儿吻着槐花的香舌儿营营呢喃,偶偶私语;或是躺在在树下,手里摇动着浸透着槐花馨香的扇子,咂摸着由槐花泡制的香茗,不知不觉,被槐花的清香陶醉入梦,忽忽悠悠,飘若升天,徜徉在逍遥的桃园中、天国上,那会是一种啥样的感觉,——神仙也不过如此吧。
       据说,下雨时,你要是能够接到从此处的槐花上滴落下来的雨水,并用之泡茶喝,那种沁人心脾的幽香会久久地贪恋于齿颊里,弥留且喘息在鼻腔中,呼吸每每都能感觉到那迷魂不散清幽的槐花香呢。 真可谓:

       槐花羞色雨水恋,笑开娇容滴花香;
       槐花香茗醉心露,饮罢仙游逍遥乡。

       “......嗨!大爷呀,真是深藏不露,别有洞天呀!你看这棵大槐树长得多带劲儿呀,这枝干长得多粗实舒展,这才叫参天大树呢!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这棵槐树在给你家造福呢,福佑庇护你全家安顺安康;大树是整个宅院的魂儿,给你家增光添彩,有了它,你这院子就有了灵气,仙气!”我望着大树,嚼着花香,嘴巴也瞬即变得灵巧了,小大人似的对大爷夸夸其谈着,“院子外面看去,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农家小院,可谁料,里面却令你大吃一惊,大开眼界呢!你这个宅院因树而奇妙精彩!”
       大爷叼着烟袋锅子一个劲地眨巴着眼皮,“嘿嘿嘿”憨笑着,蛮得意的样子来。
     “大爷,你看,树下一丝阳光都挤不进来,看来雨水一时半霎儿的也淋不到地上来!是不是?”仰望被浓密的花叶给遮挡着的树冠,我咋也瞧不见一点儿蓝天或光亮,于是我说道。
     “是呀,是呀,侄儿,夏天这儿倒是个庇荫纳凉的好地儿;就说是下小雨儿吧,尤其是下毛毛雨啥的,你呆在树下,待上半天都没事儿,头皮都是干的,甭担心给淋着。”大爷说着摸弄了一下我依旧在仰望着大树的小脑瓜儿,笑着说道。
       那天在大爷家,正好赶上中午饭,恰巧享用到了大娘炒制的槐花炒鸡蛋,那熏鼻子的槐花蛋香,闻着就齿颊生津,金灿灿亮晶晶的样子,看着就叫人流口水,那滑爽鲜嫩包含着槐花清香菜肴的含在嘴里,咀嚼半天都舍不得咽下去,味道绝美不可言喻。印象中,此乃我第一次品尝槐花炒鸡蛋。
       临别时,大娘用她那粗糙但温厚的手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不住地絮叨着,让我明天一定要来哟,她给我包槐花古扎子(水饺)吃!

作者:甲子山望海 来源: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本类推荐
  •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法制维权网(www.zgfzwq.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话:010-86271998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邮编:100009
    京ICP备13025590号-1 投稿邮箱:zgfzwq_cn@163.com